[莉诺达斯] 辅助功能导航和说明区
如果你听到这些文字,那么你现在正在使用屏幕阅读器浏览本站。 [跳过本区域] [快速链接] [全局键盘快捷方式] [说明]
全局键盘快捷方式对应(此功能尚未实现,不必尝试): C角色 B背包 K卡组 M地图 J工作 T城市 Y成就 R市场 H拍卖行 P宠物 U悬赏栏
本站一部分内容已经对视力障碍,听力障碍,色盲,色弱等用户进行优化,例如你现在正听到的这些文字,就是针对视力障碍人群的辅助功能说明。 但毕竟本站并不是为此类用户开发,因此,有许多功能并没有针对对应人群进行设计。 我们欢迎你提出建议来对我们的辅助功能进行改进。

背景故事

第一章:预兆

“由于天气原因,空港暂时关闭。”空港管理员面无表情的说,估计她今天已经接待了至少一百个人的问题。“你也知道,早上有一场大雨,而现在又是这样的大雾天,能见度极低,飞艇和狮鹫都不可能贸然起飞的。”

这个问题难倒了年轻的冒险者,他原计划下午出发去艾尔玛参加法师议会例行的月度汇报,现在看来要按时赶到估计会非常困难了。他从空港的出口看出去,浓雾几乎覆盖完了整个天空和大地,除了近处隐隐约约能看到空中飘浮的航标,他什么也看不到,即使是近在咫尺的城门和护城河。

尽管现在是清晨,但是外面的天空看起来和傍晚一样,不同之处在于没有夕阳和你什么都看不清。法师试图释放一张照明术卡片——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卡片,几乎所有能掌控符文力量的人都能释放它,即使是几岁的小孩,因此照明术卡片经常被作为学院的基础考核项目——但是奇怪的是,今天法师只是看着卡片上的符文发光了几秒钟便黯淡下去。

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这太离奇了。

就在这是,法师心里突然一紧,他想起上次例会的时候曾经听到其他的议会前辈成员说到……

“……我们必须得小心了,听说‘它’又回来了,如果目前勉强建立好的地脉能量再次被破坏的话,我们真的没法再承担责任了。”

作为一个见习的“艾尔玛符文卡片运行管理议会”的成员,法师很喜欢这份差事,因为这样可以不用在充满危险的大地上旅行就可以获得虽然不多,但是足够养活自己的报酬。众所周知,在如今的大地上冒险需要比以前更大的勇气和实力。

但是最近几个月的例会,法师经常听到其他人提到一些神神秘秘的对话,由于他是见习的身份,所以也不好打听具体的细节。但是随着浮空城的戒备愈来愈严,艾尔玛的外城区聚集了愈来愈多城卫队成员和零散的雇佣兵——而且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高阶的符文大师。这场大雾,该不会和这些事情有关……

法师看着手中的照明术卡,其上的花纹已经由于能量被释放而显出灰色,显然他不能在短时间内再度施放这张卡片了。他想了想,决定先回去旅店,反正如此的大雾耽误了出行,长老们应该不会怪罪自己的。

从空港回到内城需要一段路程,还好,城市中随处的法力灯和火把似乎减弱了大雾的效力:至少能看清楚面前的路。法师耸耸肩,他一点也不喜欢这种天气,天空灰暗的几乎要塌下来,呼啸的寒风从他身边刮过。他打了个哆嗦,下意识的想到,如果他真的从空港出去,估计会在飞艇甲板上被冻成冰渣。

外城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人,仅有的几个路人也是匆匆忙忙的往空港的方向跑,法师想象着他们一幅神色匆匆的样子,不由得暗自为他们感到悲剧,等会还得白跑一趟。

但是事情并没有如同他所想像的一样,过了一会,就在他快走到运河的时候,听到一阵刺耳的机器轰鸣声,这个声音他很熟悉——有飞艇起飞了。

“我x这帮狗日的……一定又是什么官员的儿子亲戚之类的,这就往外放人”,法师暗自咒骂着。作为一个平民出身的孩子,他一向没有得到过什么“特殊待遇”。接着他又犹豫了一会,“也许他们会同意再多添一个人吧……”抱着这种想法,法师转头朝空港的方向跑去——但是他刚回头,就撞上了一个人。粹不及防之下,法师的下一个意识已经是面对着灰暗的天空了,后脑勺上火辣辣的痛。

“其实你没必要这么激动的,兰斯。”被他撞上的一位老者蹲下身,伸手出去把倒地的法师拉了起来,“不过我还是很抱歉,我不知道你会突然转头跑,你没有受伤吧”

法师——噢,我们知道他叫做兰斯——好长一段时间才回过神来,意识到他撞到了一位老者,第二个反应是,看上去对面的年龄至少也是六十岁以上的老头了,怎么撞上去他一点事没有,我头上却有一个大包。这真是不可思议,但兰斯过了很久才意识到另一个更不可思议的事情。

“……等等,你怎么知道我叫……”

“我也知道你要赶去艾尔玛参加会议,不过你真的不必太着急……”老人指了指飞艇飞走的方向,“你的运气比他们好……年轻人,而且就算你现在过去也赶不上了。”

兰斯惊异的望着面前这位老者,他虽然看上去满脸沧桑,但目光依然炯炯有力,法师似乎从他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些睿智。他明白了,面前这位老人可能并不是一位普通人。而后者接下来的动作验证了他的想法。

“这里风太大了,年轻人,我们到路边去吧。”老人拿出一张布满紫色花纹的卡片,即使是在这种天气兰斯也能看到卡片被释放时那道炫目的紫罗兰色光泽,他张大了嘴巴——紧接着一阵眩晕感传来,法师感到眼前一花,眼前的景物就突然改变成了屋檐和路边的花台。

这是群体传送术,这张卡片将他们送到外城区广场边上的长廊中。

兰斯张口想说什么,但是他什么也没说出来。虽然他对符文卡片所知甚少,但是知道,符文发出这样的光度和罕见的紫色光泽,按照他曾经在学院学习到的知识,这至少是非常稀有也是非常强大的卡片,用来进行这一次群体传送需要的能量,或许可以将整个卡拉林炸成碎片。在面对这样一个人的情况下,现在想回旅店的想法已经从他脑中消失了——如果对方要对自己不利,那么很可能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死的;如果对方是善意的,那么能和这样一位大师交谈哪怕一分钟,可能都是许多冒险者们最大的心愿

“你肯定想知道我要找你做什么事……“,老人顿了顿,“不过在这之前,我相信你更愿意先听一个故事,一个关于我们这个世界真实的历史,我肯定你会很有兴趣的——从你眼睛中可以看出这一点。”

于是,在灰暗的天空下,老者开始讲述一个许多人都熟悉而又陌生的故事。


(此处显示 Google Adsense 广告,本站不对此广告内容的真实性作保证,亦不保证其指向网站的安全性)
欢迎, [游客]
 
聊天窗口 / 留言板 (最新的消息在下方)
游客无法使用全站聊天,请登录之后再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