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诺达斯] 辅助功能导航和说明区
如果你听到这些文字,那么你现在正在使用屏幕阅读器浏览本站。 [跳过本区域] [快速链接] [全局键盘快捷方式] [说明]
全局键盘快捷方式对应(此功能尚未实现,不必尝试): C角色 B背包 K卡组 M地图 J工作 T城市 Y成就 R市场 H拍卖行 P宠物 U悬赏栏
本站一部分内容已经对视力障碍,听力障碍,色盲,色弱等用户进行优化,例如你现在正听到的这些文字,就是针对视力障碍人群的辅助功能说明。 但毕竟本站并不是为此类用户开发,因此,有许多功能并没有针对对应人群进行设计。 我们欢迎你提出建议来对我们的辅助功能进行改进。

背景故事

第四章:新生

这场灾变给克鲁利斯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打击,愤怒的混乱能量将大陆的骨架彻底撕碎,海洋从大陆的裂痕涌入,熔岩也从地表的裂缝中迸出,克鲁利斯变成了真正的地狱。

大灾变将大陆沿着山脉撕成了碎片,塔鲁尼山脉和它以西的全部大陆被分裂出去,剩下的部分也被冲击的支离破碎,而在这次变故中,扬入空中的尘土不计其数,它们遮住了天空,让世界接着陷入了严寒,凡间种族们在严酷的环境中苟延残喘。

许多年之后,当阳光再一次照耀这个饱经沧桑的世界时,已经在地下的各种避难所中生活了许久的人类从隐居中走出,当他们回过神来重新打量这个世界的时候,才明白什么都变了:莉诺达斯不再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也不再有守护者来维护这片土地了,现在,克鲁利斯的命运真正交到了幸存的凡人们手上。

世界的火种已经熄灭了,整个地上世界文明的基石被抽掉。没有地脉能量的协助,已经不懂得如何在这个“没有火种”的世界生存了。

但人类还有希望,给人类带来毁灭的是艾尔玛,而给人类带来新生的也是它。一些原隶属于艾尔玛的年轻低阶法师——就和你一样的人(这时兰斯打了一个寒战,尽管太阳已经出来了),借助他们依然保存着的一些知识,开始着手领导幸存者们在地上再次建立自己的居住地。人类的适应能力总是很强的,文明的种子又开始在世界各地缓慢发芽。

----

说到这里,老者停了下来,拿出了刚才那张符文卡片,“我注意到你起初的眼神了,你一定很想看看它。”他把卡片递给年轻的法师,后者一愣,接着脸上便露出了喜悦的神色。他接过卡片,在这一刹那,兰斯感受到了澎湃的能量瞬间冲击到了自己的精神,一阵莫名的眩晕感传来。很快这种感觉又消失了,当他再次回过神之时,看到卡片已经回到了老者的手里。

年轻的法师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他的能力不足以掌控这张卡片。

“也许你不知道,但你可以想象,在许多年前的世界,我们可以亲手拿着剑和法杖,披上坚实的铠甲直面我们的敌人,我们只需要挥手念咒就可以使用魔法,我们只需要简单集中精神力就可以医治伤员。无所不在,取之不尽的地脉能量给予了我们,也给予了地上世界一个美好的时代。每个人都可以轻松的使用它,我们的武器我们使用它就和我们喝水呼吸空气一样平常。”

“但没有水,鱼是不能生存的,虽然每天生活在水中的鱼不知道这一点。而鱼自己把池塘里的水抽掉了,就是现在这样。实际上,我们现在知道了如果失去地脉能量的加持,任何试图支配魔法的力量会失效,这还包括治愈他人的伤口的力量也会一并失去作用,甚至哪怕实际存在的武器和盔甲也不再存在——这是理所当然的了,没有了水,鱼也不存在了。”

“偏偏只有可以用来伤害他人的武器都在失去地脉能量后不能再发挥作用,”老人摇了摇头。“真是一个绝妙的讽刺,看看,我们对这个世界做了什么,这就像一个造物主对所造之物所开的玩笑。”

但是人类的文明依然在继续。

----

很不幸的是,依然有一些恶魔也躲过了浩劫存活到了今天,而恶魔显然是不依靠地脉能量就拥有强大实力的生物,虽然它们的数量已经远远少于大灾难之前,但是对新生的文明来说依然是不小的威胁。

艾尔玛的法师经过了许多仔细的调查得出结论,现在的地脉能量并不是全部消失了,末日浩劫之后,依然有很少量的极端的不稳定的能量,但正因为它非常不稳定,任何借助于其施展的技巧都没有可能实现。法师们试着同调一小块空间中的地脉能量,但是这种协调只持续了几秒钟就会消散。

于是,法师们开始尝试制造一种魔法道具,通过这种道具,可以将一个法术或者一种武器——只要是需要依靠地脉能量发挥作用的东西,封锁在其中。这种道具会在不使用它的时候缓慢的将封印于其中的物品与周围空间的地脉能量同调,而人们则可以通过简单的方法让存储与其中的东西实体化到空间中,借助已经同调完毕的能量释放它。

这种被称之为符文卡片的小玩意很快成为了世界的新“基石”,掌控每一张卡片只需要具有稍微的精神力就可以发挥卡片的力量。不过,由于空间中的地脉能量的稀少,这种同调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就绪,因此虽然卡片可以反复被使用,但同一张卡片在短时间内不能使用第二次。

很快,借助于这种新的方法,一个战士可以重新握起他的剑,使用他的盔甲;而一个法师可以重新支配火焰与闪电的力量。在之后的数十年,借助于这种新兴的能力,地上世界的人们夺回了大陆的每一个角落,在废墟之中重新建立了他们的城市。

人们学会了珍惜现有的资源,学会了不再疯狂的向世界索取,符文卡片的精细程度使得每次同调都只需要很少的地脉能量来驱动它,人们小心翼翼的试图与自然保持着平衡。巨龙战争的阴影似乎结束了……

老人停下了叙述,兰斯愣了愣神,疑惑的抬起头看了看老人。

“我想现在空港已经开放了吧,雾已经散去大半了……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到艾尔玛的光芒之翼顶层来找我——如果你想知道克鲁利斯的后半段历史的话。”老人没有再理会依然在石凳上发呆的法师,踱步离开了长廊向内城区走去。

此后的很长一段时间,石凳上的人影都一动不动,似乎在思考着什么。直到太阳重新在它应该在的地方出现,天空的乌云和地面的浓雾已经完全散去之时。年轻的法师才离开了他呆了很久的位置

这只是卡拉林一个很普通的早晨,浓雾似乎没有对城里其他人的生活带来什么影响。这一天和以前过去的每一天没有什么差别。而兰斯也不知道自己之后的命运会有怎么样的改变,毕竟没人能掌握自己的命运,不是吗?


(此处显示 Google Adsense 广告,本站不对此广告内容的真实性作保证,亦不保证其指向网站的安全性)
欢迎, [游客]
 
聊天窗口 / 留言板 (最新的消息在下方)
游客无法使用全站聊天,请登录之后再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