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莉诺达斯] 辅助功能导航和说明区
如果你听到这些文字,那么你现在正在使用屏幕阅读器浏览本站。 [跳过本区域] [快速链接] [全局键盘快捷方式] [说明]
全局键盘快捷方式对应(此功能尚未实现,不必尝试): C角色 B背包 K卡组 M地图 J工作 T城市 Y成就 R市场 H拍卖行 P宠物 U悬赏栏
本站一部分内容已经对视力障碍,听力障碍,色盲,色弱等用户进行优化,例如你现在正听到的这些文字,就是针对视力障碍人群的辅助功能说明。 但毕竟本站并不是为此类用户开发,因此,有许多功能并没有针对对应人群进行设计。 我们欢迎你提出建议来对我们的辅助功能进行改进。

背景故事

第六章:宿命的会面

“这真是凄惨——”

只离开了卡拉林走了不到一个小时,安德就意识到自己做出了一个一点也不明智的选择。他对艾尔玛的印象仅仅停留在地图上,而他则想当然的认为卡拉林和艾尔玛之间的距离“应该不会很远”,至少在地图上看起来只是两个很接近的点而已。

而具体情况是这样的,由于空港所有的飞空艇都被暂缓起飞,于是安德最终没能等到下一班航班。思来想去之后,他便只能采取最原始的方式:那就是走过去。

显然,安德还没有富有到使用符文大师们定位的传送门的地步——况且也没有必要,反正自己也不是急着要去不是么。并且只要沿着公共交通路线的大路走并且在沿路的小镇休息的话,兴许后续空中线路修复之后也能搭上之后的飞艇线路也说不定。

“好吧,权且当是放松心情的旅游好了。”

于是就这样一路走着,一边欣赏周围的风景,安德一边晃晃悠悠踏上了前往南边的道路。今天的天气非常好,太阳暖洋洋的照射在身上使人感觉到无比祥和,于是安德便开始在脑海中细细的规划各种宏伟的计划和蓝图,从今天的行程到一周之后的安排到一年之后的计划等等。这是他平时很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尽管这些计划通常到第二天他就会忘掉,但是他还是经常乐此不疲的去做这样的头脑体操。

于是,这个菜鸟冒险家就沉浸在自己宏伟计划中不可自拔,当路边出现了“ ← 凤鸣镇 | 塔鲁尼森林 →”这个本来算是很醒目的牌子的时候,安德依然一边望天一边策划着十个月零八天之后的行程,不知不觉就走上了右边的路。而当他把自己从那乱七八糟的蓝图中拉出来的时候,才意识到了一件并不算是很好的事情——

“咦……”

现在自己是站在一处树林的中间,这里的树不算大,太阳依然能依稀从树叶的间隙中照射进来,在地上印出了点点光斑。

“依稀记得去艾尔玛的路上没有森林来着……这路是怎么在修啊。”

丝毫没有意识到是自己的错误的安德,果然不愧拥有“卡拉林最蹩脚的冒险家”这个称号,他很快就把自己陷进了密林的深处并持续了一整个下午。

眼看天色渐暗,安德终于意识到情况不妙了,他倒是不怕这森林里面会有野兽什么的——毕竟自己也拥有着控制符文卡片的能力,对付个把城镇附近的普通野兽还是不成问题。

问题在于,要是找不到下一个落脚的小镇,怕是今天晚上就得在这里风餐露宿了。这可不是一件美妙的事情

就在安德焦头烂额之时,他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啪——”

听起来像是树枝折断一样。

“兹啦——兹啦——”

接着,像是金属在摩擦一样的声音也传来过来。

凭他的第六感,安德总觉得前面应该有什么东西,但是被茂密的树林挡住了所以完全看不清楚。

当他费力的迈过了一段茂密的灌木丛,看到眼前的东西之后,他的第一感觉是,今天自己真是一个幸运到不能再幸运的人,幸好自己没有一大早的起来,幸好自己没有赶上早上的飞空艇航线,真因为有了这样的运气,所以就算是在这里风餐露宿一天,也是无所谓的了。

正前方就是今天上午在空港管理员口中的“失踪”的飞空艇——

或者说是飞空艇的一部分。

整个飞艇变成了一大堆扭曲的,焦黑的金属框架,被烧出一阵阵焦味得兽皮,以及散落遍地的木头碎片渣滓,只能很勉强的从折断的桅杆看出来这曾经是在天上飞着的东西。现在它坠落到了地上,于是它什么都不是了。

而且,如果外面都坠毁成这个样子,这里面已经没有活人了。

“啪”

又是一声响起,附近一棵树的一根枝桠断了,掉在了飞空艇的残骸上。专注于飞艇残骸的安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差点被吓一跳。

看来刚才也是这个声音,安德打量着四周,附近的树木似乎都被烧得焦黑的样子,因此许多枝桠承受不住重力而纷纷折断。

不过飞艇是怎么会坠毁的呢?安德知道,大陆的飞空艇是由艾尔玛的地脉能量技术作为推进的交通工具,本身就不具备任何的“可以被点燃的部分”。克鲁利斯捷运集团经常说,这个东西比马车还要安全——至少马车还有可能开到路边的沟里面去。

而从这里的情况看,这分明是有燃烧或者爆炸的迹象才对,这不科学啊。

不过科学不科学的事情,显然不应该由这个目睹人来考虑。总之,现在安德如果此时选择立刻返回,然后可以在太阳下山赶到凤鸣镇,向当地的防务长官汇报这个事情之后,休息一晚上。然后第二天回到卡拉林再报告这件事情,说不定能得到一笔不小的热心市民赏金什么的,又或者作为当事人被诸多八卦媒体访问而至少有点名气,再不济,也会是“飞空艇首次空难”的第一见证人,以后说不定被记录在历史书上都有可能。

不过他的脚步却没有受到他的理智的控制而继续选择了向前走。从这里开始,他开始离他之前理想中的“伟大冒险家”的路越来越远。离普通平凡的日常生活也越来越远。如果三个月后的安德能够穿越时间回到现在,他一定会告诉自己:离开这里,并且永远也不要回来。

然则安德的好奇心促使了他接下来的行动。

因为就在他视线关注着那掉下的树枝的时候,他的视线中发现了另一样东西,似乎有一抹蓝色的影子在他眼前一晃而过。

安德好奇并费力的绕过飞艇废墟,然后他看到了另一惊人的一幕。

一名全身充满着海蓝色的少女——这包括合身的海蓝色连衣裙,海蓝色卷发柔软的耷拉在她裸露的肩膀上,走近了看,还能发现她戴着一枚吊坠,其尖端是一枚精致的蓝宝石。

少女看起来也就是十五六岁的样子,这样昏迷着躺在飞艇废墟的侧面,闭着眼睛一动不动,而且,从她的身上也完全看不出有摔伤或者是烧伤的痕迹。

“是幸存者?这么大的事故,她居然一点都没有被影响到……”

不过这个时候他并没有考虑过多的细节。只是想着赶紧把昏迷的少女救出来,毕竟看着这个危险的飞艇残骸——其中某一部分还在冒着缕缕的青烟——谁也不知道这堆废墟会不会再次来个爆炸什么的。

安德小心的背起地上的少女,就在刚迈出一步的时候,再一次听到了“咔”的声音,但与开始的两次不同的是——声响还伴随着“喀喀喀擦擦擦”这样的一系列响动。

一棵根部被爆炸冲击到的大树,直愣愣的向着安德这边倒下来。

“叮”的一声轻响从少女颈上的坠饰中传来,随后,仿佛从梦中苏醒一般,少女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只在一瞬间——当安德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嗯,的确从高处看,倒下来的大树的确结结实实的砸在了刚才自己呆的那个位子。

还好自己运气好,今天自己的运气一直很好啊……酒馆的那些人谈论自己蹩脚完全只是一面之词而已——绝对是这样的。

不过,好像不太对劲?

从幸运女神的眷顾中回过神来的安德,意识到有些东西好像不对劲……

自己现在在哪里?

顿时一阵不太妙的预感爬上了安德的脊背,他缓慢的转过了头——

少女从身后抱着自己而漂浮在空中,海蓝色的卷发被风吹散开了来,自己甚至能嗅到她发丝尖端传来的淡淡的薄荷香味。

这都不足以为奇,真正另安德震撼的,是那巨大的,与少女本身的体型完全不相符合的双翼,从少女的背后展开来,将她和自己托在了空中。

与这惊人的场景相反的是,她淡蓝色的眼瞳中却充满了失神与无助,仿佛——这并不是她主动做出的动作一样。

自己被这个自己所要救的女孩给带到了空中!?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事件的当事人还没回过神来,少女就已经拍打着巨大的双翼,同怀中的冒险家一起,向着森林的边缘飞去。伴随着空中传来猎猎作响的破空声,安德开始离他的平静生活越来越遥远——不如说是,永远也回不去原来的生活了。


(此处显示 Google Adsense 广告,本站不对此广告内容的真实性作保证,亦不保证其指向网站的安全性)
欢迎, [游客]
 
聊天窗口 / 留言板 (最新的消息在下方)
游客无法使用全站聊天,请登录之后再尝试。